情比金坚(二)‧撂倒情敌40人‧耍心机抱得美人归

情比金坚(二)‧撂倒情敌40人‧耍心机抱得美人归新山乐龄人士协会署理会长李守洋当年为了追求妻子陈素贵,不惜偷看情敌来信,掌握两人约会的时间后,将时钟拨慢一个小时,在“耍尽心机”下终抱得美人归。两人结婚59年,爱情似酒越久越醇。年轻时是妻子照顾丈夫,如今老妻患上老人癡呆症第3期,李守洋也一心24小时贴身照顾她,实践守护一辈子的承诺。李守洋和陈素贵早年因为战争而失学,日军投降后,他们为了投考中学,不约而同到中正夜校学习,并在歌咏队活动中相识。当时陈素贵身边围满狂蜂浪蝶,但无阻李守洋排除万难赢取美人归的心。回忆当年的爱情奋斗史,李守洋说,当年的陈素贵是那幺的美丽动人,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男同学,他估计当年的情敌超过40人,他以勇者无惧之姿再略施小计,从初赛,複赛一路打至半决赛再……“我打入‘大决赛’时,对手只剩下她的表哥。”“她那个表哥来自太平,是劲敌。那个时候亲友间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观念,那个表哥还有两名表姊护航,每次假期都把她拉去太平玩。”不过由于陈素贵出身旧式家庭,表哥的来信不能直接寄去她家,只好转寄到李守洋家,这让李守洋有机可乘。偷看表哥来信“我知道,她爱我比表哥多,而且,她每次去太平或去接她表哥时都会告诉我。为了更快追到她,我略施小计,偷看了表哥给她的信。”信中,表哥埋怨陈素贵对自己的追求回应不热烈,因此定下了“来火车站接我,或者永远不再见面”的约定。“我家就在她家和火车站的中途,她每次去火车站前都会到我家聊聊。那一次,我把家里的时钟调慢一个小时,让她赶不上火车到站的时间,结果,她就这样没有接到表哥。”虽然李守洋心存愧疚,但他没说出实情,只是为自家的时钟走得慢而道歉。“我是在结婚之后,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她当时听了并没有生气,我觉得她还相当高兴。”李守洋自豪地呵呵笑。婚前协议他赚钱她持家他俩于1951结婚,婚前已达成协议――她必须当全职主妇,每週7天、每天24小时,不得旷工请假;他则永远对她不弃不离,月薪交给她,再由她给他零用钱。李守洋说,几十年来,陈素贵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照顾他的母亲和弟妹,最早起床,最迟休息。回顾59年来的婚姻生活,李守洋觉得妻子非常伟大,让自己无后顾之忧地拚事业。李守洋婚后受英殖民政府委任,从一个教师到加入警察部队,频频调派他州,妻子一声不吭,随着他从槟城搬到雪兰莪、吉隆坡、怡保和砂拉越等地区。“当我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时候,常在清晨3时起床複习课业,她也起床陪我,给予我精神鼓励,还经常要叫醒赖床的我。“那时,她比我还紧张,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虽然我工作忙碌而夜归,甚至彻夜不归,她都能谅解,从不说甚幺。”让李守洋最感动的一次,是他担任助理婚姻注册官不久后,曾谈起办公室内需要添置架子。妻子停在耳里,记在心里,隔天即孤身到家具店选购,并独自抬着架子爬了5层楼梯,搬到他的办公室内,让他大为惊讶与感动。当众向妻唱歌示爱热情的李守洋常在公众场合对妻子示爱。他曾在宴会舞台上对着妻子唱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还将歌词翻译成英语及国语,在千多对眼睛的注视下向妻子下跪,妻子还害臊地直说“不可以”。晚年的李守洋活跃于乐龄人士活动,常常往外跑,陈素贵也不禁发出怨言“整天跑出去照顾老人,家里的老人却丢着不管”。此后,他就带着妻子到处参加各种活动,每天如影随形。20多年来,夫妇俩天天到住家附近散步,每次必定穿着情侣装出门,成为街坊美谈。“她不欣赏花,所以我从没送过她一朵花。当我说送她花的时候,她说把买花的钱给她。我不送她花,我就送她真心。不过,当我把花红交给她的时候,她最高兴了。”照顾好自己等如照顾好她李守洋退休后,夫妇俩一同到新加坡的爱龄学院进修,活到老也学到老。就在两人的婚姻就快满一甲子之际,陈素贵患上了老人癡呆症,这场病更坚定了两人守候一生的爱。因为妻子的病,李守洋生活开始有了变化,他除了必须照顾妻子,还得确保自己得健健康康的,以免有日自己倒下,没人看顾妻子。目前李守洋和妻子及长子在柔佛居住,由于孩子及孙子都必须工作,因此家里大部份时间只有两个老人在家。“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我已经79岁了,心电图的的测试结果不好,医生说如果恶化的话,我可能会中风,如果我倒下,到时候她连打电话求救都不能。所以我必须好好照顾自己。”陈素贵自3年前起记忆变差,甚至忘了自己正在厨房内煮食,家人才察觉不妙,后来医生证实她的病情已经进入老人癡呆症第二期。去年中旬,陈素贵的病情恶化,无法起床行走,连吃饭上厕所也需要别人照料。“医生说,老人癡呆症只会恶化,不会有好起来的一天。现在她甚至无法记起昨晚或今早上发生的事情。”李守洋夫妇于去年10月回槟城,让妻子和两个妹妹相聚。在这短短两个月内,妻子因血糖过高或过低而两次进院。“她现在只剩下两个亲生妹妹,一个在槟城,另一个在英国居住,每2年才回来一次。如今我的妻子身体不好,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2年后姐妹再相聚,这次她们相见,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要吵架回家关起门才吵两人年轻时脾气很大,吵架时还会互丢锅子。相处久了,就慢慢了解对方的习性,吵架次数也逐渐减少。到了晚年,夫妇间更是只需说半句话,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我们吵得最凶的一次,长达3天不说话,那几天我们过得实在辛苦,却因为面子问题而不愿主动打开僵局。最后,她将饭菜端上桌子时,说了一句‘吃饭啦’,我的心都酥软了,因为她已经原谅我了。”现在,只要妻子一句“东西又乱丢”,他就知道应该要收拾看过的报纸。“两个人如果要吵架,一定要回家关起门来才吵,免得外人来搅和,把事情弄得更複杂。吵架时,也不可以说出将来可能会后悔的话,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感叹现代婚姻像吃快餐李守洋于1993年被委为助理婚姻注册官。长达15年的婚姻注册,他见证了1万2000对男女踏上红地毯,也见过许多匪夷所思的婚姻,感叹现代人的“快餐式”婚姻是如此脆弱。“我和妻子虽然是自由恋爱,但我们的婚姻还是传统的,我们对彼此忠贞不渝。但时下一些男女,相识后很快就恋爱、结婚,然后又离婚。”曾有一名男子在注册后3个月,就因为婚姻不幸福而闯入他的办公室要求办离婚,他把结婚证书抛在桌上,要求他撕破结婚证书,并毁掉档案的存底,让他啼笑皆非。“婚姻不是一纸证书,夫妻间的关係岂是撕破证书就可以结束的?既然你选择了对方,就必须同时接受对方的优点和缺点,互相包容谅解。”后记:他送了爱给她採访时,陈素贵安静地坐在一旁,而忙着讲述往事的李守洋也没有冷落妻子,不时转过身逗她讲话。趁着李守洋走开,记者问老太太:“他曾送花给你吗?”她摇摇头说:“没。”“那,他送了甚幺给你?”老太太望着远方,小声说“他的爱”。小档案李守洋:(79岁)退休公务员,曾担任大马乐龄组织总会副总会长、现任新山乐龄人士协会署理会长,活跃于乐龄人士活动十多年,曾担任助理婚姻注册官长达15年。妻子:陈素贵(79岁)婚姻状况:结婚于1951年,育有2男1女,6个孙子及4个曾孙。/副刊‧报导:曾晓然‧2010.01.12
  • 2020/07/10
  • 902阅读
  • 作者:
主页 > Y生活吧 >情比金坚(二)‧撂倒情敌40人‧耍心机抱得美人归